房产

当前位置/ 首页/ 新闻频道/房产/ 正文

Matthias Hollwich说共同生活是容纳老龄人口的完美之选

建筑师兼Architizer联合创始人Matthias Hollwich 表示,像WeLive和The Collective这样的共同生活综合体不仅适合千禧一代,还可以用于容纳不断增长的老年人口。HWKN主任在柏林世界建筑节上发表讲话时说,从退休社区到养老院,目前针对老年人的住房选择是造成社会隔离的“存储设备”。

他声称,共同居住的综合体(学生住所与旅馆之间的交叉点,居民可以共享设施)是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,并且可以带来更幸福的社区。

霍威奇说:“我相信我们必须对对待老龄化的社会采取全新的态度。”

“作为建筑师和规划师,我们有责任做出重大改变,激活社区,以使人们不会变得孤独。”

霍尔威奇说,与HWKN合作的共同生活品牌 WeLive 创造的房屋既适合年轻人,也适合婴儿潮一代。

像许多共同生活的例子一样,WeLive提供小型,服务式,宿舍式的房间,但居民还可以使用各种公共设施,包括健身房,邮寄室,酒吧,活动空间和热水浴缸。

他说:“ WeLive正在考虑为千禧一代服务,但整个过程都是如此。” “我认为这对婴儿潮一代来说是完美的产品,因为他们的兴趣,经验,社区,安全和保障都非常相似。”

他补充说:“我们必须打破围墙,让人们开始在他们的生活环境中共享便利设施,以实现生活质量和社会参与。”

建筑师还说,目前的退休模式已经过时。他声称,如果人们能够在以后的生活中继续工作或学习会更好,因为积极参与社会是幸福生活的基础。

他说:“退休是一个了不起的主意,但这很糟糕。” “发生的事情是人们退休,然后他们一生都自娱自乐。”

“作为计划者,我们必须寻找替代方案。我们需要提供人们可以发挥创造力的场所。我们应该让人们永远成为学生。”

除了WeLive,HWKH还设计了各种不同的设计,旨在使老年人重新融入社区。其中包括西班牙退休社区的新模型,纽约的微型公寓塔以及旨在适合所有年龄段人群的高层建筑。

霍尔威奇补充说:“我们需要改变游戏规则。” “有了新的类型,您可以做得很棒,可以重新考虑一切。”

Hollwich 在柏林世界建筑节上的一次演讲中发表了评论。Dezeen是此次活动的媒体合作伙伴,该活动将在柏林竞技场举行,直到11月18日。

他是一系列数据中的最新一则,他声称共同生活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。伦敦初创公司The Collective背后的 企业家说,拥有房屋已成为过去,而 设计师兼电视节目主持人Naomi Cleaver表示,共同生活可以解决伦敦的住房危机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